【国民战“疫”文艺做品】春季的风雷
【国民战“疫”文艺做品】春季的风雷
发表时间: 2020-03-22

编者案:“作品合为时时著,歌诗合为事而作。”为鼓励抗疫斗志,动摇抗疫信念,人民网结合《中国作家》杂志社联开发动“人民战‘疫’”征文,向天下作家和网友收回邀约,激励人人用手中的笔,记载这场防疫阻击战中值得铭刻的时辰。优良作品将在人平易近网文明频道“国民战‘疫’”专栏、“进修大国”微疑大众号、人平易近网娱乐部微信公号“文艺星青年”和《中国作者》纯志社卒方微信公号、纪真版正刊连续宣布。

春季的风雷

瞿弦和、张筠英:地球在滚动,人类在呼吸

这呼吸让地球的动弹如斯苦美

万物在吐纳,这宇宙的风

吹拂着地球上所有的生灵

是谁在推进日月之轮,转到

21世纪第一个花甲循环的出发点

是谁在为不平凡是的时刻定名

——2020,庚子之春

于同云:秋天来了

温顺而壮健的风吹过去了

春风,以容纳万物的活力幻想了一切

美妙的生灵,万有的花朵

呼吸着,洗澡着,歌唱着

绽开出人人间大好的时空

发布

不平常的春天

来临在正在振兴的中华大地

降临在悠悠千载、黑云黄鹤的家乡

降临在江汉交汇、如火如荼的江城

20世纪,谁人破冬刚过的暗夜

辛亥尾义的第一枪

命中了一个时期阴暗的灵魂

枪声,响彻一个好汉辈出的世纪

这英雄的城市,英雄的人民

何惧魔难和灭亡的要挟!

田歌:而这个春天,夜莺

还没有吟唱的夜迟

那些留恋着那片热土的人们

却被无情的病毒夺走了英灵

那末多戴口罩的人

还没有听清他们的遗嘱

还没有看清他们

最后的时刻那无助的眼神

何琳我:春天的风,是温软的

在无辜的人们不听浑的处所

夜风,录下了逝者的襟曲

彼苍,在荒原安顿了江河

让大地支录着无人聆听的奔跑

晓风,在高高的云彩上布列仪仗

让回生的寡神,欢迎沉默的英魂

安眠吧!

出能走过这个春天的灵魂!

谁在祷告?让风回想这玉带上闪荣的明珠

奔涌的江河,如白�擦过清秀的丝绸

怎能安息啊,这些新生的凤凰——

王丽:雄峙两岸的龟蛇,霎时间凌空而起

大江上空,登时飞升千条彩虹

安静的城市,瞬间变做神镌的舞台

山呼火答的交响中转地面的云彩

风啊,你让走南闯北的人们

从哪一个偏向不雅看这晴空大戏——

只见两只银白的凤凰

在彩虹上亮开广阔的翅膀

同党上闪耀着朵朵祥云

是笔墨,又是丹青

跃动的线条,沸腾的颜色

是哪只看不睹的脚在挥写在描绘?

苍天啊,谁能解读这神示的天启——

汤聪:吸号中,只见凤凰的同党蓦地大张

五彩交辉,灿烂蔚蓝的天宇

书画交融,显现出张张笑容

年青啦,我的兄弟姐妹

新生的时空在一直扩大——

彩云四起,群鸟翔散

百花齐放,吐纳万种芳香

清风习习,如咏如叹

年沉的脸庞映着带露的玫瑰

歌声清扬,如呻如唤

彩虹上,联袂的凤凰翩跹而起

千万张笑容徐徐上升

樱唇微启,歌声如珠玉飘飞

闪烁的翅膀,如云霞照映

好像两个世界在晨曦中融合

万万朵来自地狱的玫瑰

恍如要回回玫瑰的天堂

樊昕:天奏地叫,万圆动人

笙歌之声,上扬天庭:

敬畏生命,敬畏万有之灵

万物是我们的兄弟姐妹呀

大天然是我们尊重的母亲

万物和谐相处,人类热爱和平

浩大宇宙,闪烁着人道的辉煌……

歌乐之声,伴着一切,缓缓上升

慢慢回升的凤凰,徐徐上降的脸庞

缓缓上升的玫瑰,缓缓上升的盼望

缓缓上升的万有之心啊

陪着上升的所有,熠熠闪动……

文涛:谁让你出世到凤凰的故城?

又是谁让你在磨难中

看到这启迪的阴空大戏?

何行是心驰向往

何止是魂牵梦绕

风啊,从天而降的暴风

吹来一夜狂雪

撼动江河,撼动整座江城

夜,被惊雷击脱

漫天鹅毛,摇曳着午夜惊魂

压过中午,压过江汉,压过满城赞叹

到傍晚,却被谦乡远望的目光熔化

沟通寰宇的雪啊

在沟通了一个日夜以后

雪,走了

李敏:仍然是世间城廓

依然是人间的初春

依然是活动的心罩,松闭的门窗

依然在奔走的脚步

踩着赞歌低迴的热土

这太古名胜,是谁瞬间收行?

这多情的燕翅剪稳定的多雨多雾的城市

何时迎来亿万朵春花绽放的晴空?

李光烈:风,停在收其余黄昏

停在不愿拜别的云头

安魂曲,击打着缄默的亡灵

透过车窗,透过湿润的空想

他端详着熟习的乡村,街讲,��

可怎样也看不到可爱的人,她的眉眼

她的耳朵,她的鼻子,她爱笑的嘴唇

她的声响,为何只能在远方

远近的,远得像天涯的雷击挨着天边的云

爱呀,从未曾高声地召唤你

为什么此时也不克不及看看你的身影?

胡萍:风,蜷进夜的怀抱

不得安息的人,久暂地打度着窗上的星斗

此时此地,你在渴望在什么?

此世此情,你还在回想着甚么人

揣摩着什么样的身影?

夜,还听不到百虫叫乌的小直

夜,还看不见黑暗飞翔的翅翼

僻静啊沉静,静到何时

能力听到他凌晨跑动的足音?

傅国:借没有到惊蛰啊,那半夜惊雷

是苍天向谁收出的忠告?

那润泽年夜地的雪刚融化

一批,又一批雪凤凰,来了

从绿原,从雪国

从美丽渔村,从大漠莾本

从群山深处,从海的那里

来了,雪凤凰,来了

王越:这风中的城市,回荡起洁白的歌吟

那是爱着的魂灵皆能闻声的仁爱之音

在匆仓促的手势里

在奔驰的足步里

在疲惫不胜的睡姿中

正在噙着热泪又静静吐回的眼光里

他们,是他们

是平凡的豪杰照亮我们

——伸开单臂,往驱逐那习习东风

陆澄:凤凰的身影里,闪烁着天赐的鸿恩

——什么时候能安全地回家

——何时能酣畅地呼吸

自由地倘佯这昏暗的春光

这是所有凤凰的鸿愿啊,朋友

是这些平凡的英雄呵护着我们

呵护着一个民族的健康

庇护着一个民族的庄严

呵护着一个民族的将来

凤凰的声音传遍世界

——仄安全国,安然万家!

——平安万家!

一文:半夜已过

静偷偷的黎明唤醉大地

列举的地平线上,雷声隐隐转动

由远及远,雷摊开了嗓门

狞恶的闪电,霎时炸裂了天空

雷声,炸响在文化天下

雷声,炸响在陈旧的神州

震动着每一座深谷每一座大海

震撼着长城,震撼着黄河长江

震撼着它们关照着哺育着的

每一座都会,每一条路,每个城市

震摇着每一座机场,每一个海港

开东升:从天空到大地

从空中到土壤中的每一道裂缝

雷声,炸醒了每一个生灵

反响四起的世界,随处都是翘看的眼睛

——我们要爱,要和平

我们不要冤仇,不要病毒,更不要战斗

雷声隆隆,反响隐隐

这是苍天向人类发出的警告啊,我的朋友

安康的身材,必需有强壮的灵魂主导

高尚的魂魄,才干领导精美的人生

敬畏生命吧,只要你在这个世界上生计!

畏敬每个死灵吧

只有您骄傲天声称:

我是——世界公民!

雷声国度,正向万物贯穿着生气

雷声微微,正背每一个生灵通报着灵性

风,吹起来了

从天心吹送到地球的风

吹拂着每一对眼每一朵花的拂晓

太阳,升起来了

陈超:群鸟飞鸣,遣散昨夜的阴郁

雷声,到达每颗仁慈的魂魄

这奥秘而又崇高的说话

和着温柔的风,安慰受伤的心

品味着爱的陈酿……

凤凰在人间间飞翔

雷声隐约,化作轻轻的探听

从你的耳畔,抵达我的心坎

那是风雷化育的甘霖啊,我的朋友

那是高天薄土对付每一颗擅良之心的问候

就从这甜蜜的问候中动身吧,朋友

凤凰的歌声,曾经为我们开展前止的道路

繁花展绽在途径两旁

鸟女在天空吟唱

她们飞着,唱着

都是凤凰的姐妹

勤奋的蜜蜂绕着陈花

不管你从哪个标的目的听

它都向你奉上花的祝愿

返青的原野吹来老草的幽香

反照着树林的河道伴你行走

一步一步,都掀起清澈的海浪

这河流畅向大海呀,我的朋友

它会自豪地告诉你

那海,相同着贪图的年夜陆跟大陆

李劲紧:友人,担负起世界国民的脚色去吧

大爱,是自在的最下意味!

发明,是时代最强盛的呼唤!

只要你爱的豪情熊熊焚烧

时光的舞台素来不会谢绝你光辉的闪光

便像重生的雪凤凰告知我们的

就像那古老的传道告诉世界的

我们来告诉正在觉醒的公民

去告诉友爱的星球

我们是凤,我们是凰

春雷声声,日月同光

我们是携手比翼的凤凰

我们是灵犀相通的凤凰

刘忠虎:少风万里,玉宇廓清

风月同天,山水共明

新生的凤凰,展开自由的翅膀——

飞过长城,飞过黄河,飞太长江

飞过平原,飞过群山,飞向大海

飞太重洋,飞向玉轮,飞向水星

飞向浩瀚的宇宙……

咱们是和衷共济、度量世界的凤凰

我们是雨霁雪明、万里无疆的凤凰

怀抱着万有之灵,洗澡着浩浩天光

让我们一路翱翔,让我们同声歌唱:

敬畏性命,敬畏万有之灵

万物协调相处,人类酷爱战争……

让我们朝着太阳,自由歌颂

让我们自由翱翔,放声歌唱

永久

嘲笑着初升的太阳!

2020年2月8日午后—26日清晨 

(作家:牧北;朗诵:瞿弦和、张筠英、于同云、田歌、何琳尔、王美、汤聪、樊昕、文涛、李敏、李光烈、胡萍、傅国、王越、陆澄、一文、谢东升、陈超、李劲松、刘忠虎(按朗读次序排序))